今年的数学题比较平实

2020-06-17 18:05

在传统的想法中,女生文科强,男生理科强。但是,今年城六区中,共有4名女生夺得了理科的第一名,仅有两名男生获得了理科的第一名。看了今年的高考成绩,还敢说理科是男生的强项吗?

今年,北京市的高考情况也与全国大趋势相同。除了全市文理状元均是女生外,城六区的第一名也大多由女生组成。

北京十一学校的历史特级教师魏勇认为,在2000年到2012年之间,上海女状元占60%,而北京更达到65%。

分析今年的女学霸们,她们都有很多共性,那小伙伴们就一起看看,有哪些学霸技能可以get,一起学起来。

他也表示,尽管今年的题目关注了学生的日常生活,但是男生相对女生来说,并不关注生活的方面。尽管考试的智力难度并不难,但如果考生本身不关注生活,那么就难以答题。他表示,女生成绩的强势崛起,容易让学生产生自我误解。其代价就是尽可能把自己的优势方向抛弃,转而服从考题,丢掉自己的个性。

纵观今年对各区状元的媒体采访,不难看出女学霸们也有着很多共性。今年的文理状元在考试中发挥超常,堪称考试型选手。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尽管今年的高考试题发生变化,男女状元比例并不均衡。总体上还是因为题目设置的原因。

可见,高考对学生的临场发挥要求很高,很多女学霸在考试中发挥更加稳定,容易超越以往。

不过,在硕果仅存的几个男头名中,他们的理科成绩也都非常优秀。如石景山的理科第一董浩林,语文120,数学144。丰台区的文科第一名马德隆语文128分,数学148分。不过,多个男生都对语文表达了担忧,董浩林说,自己的语文也不及格过,东城区理科状元徐文昊说自己也在语文上遇到过困难。

魏勇认为,1999年后,数学学科难度的持续下降,是高考状元男女生比例发生结构性变化的关键原因。他说,在1999年前,数学最后一道大题是压轴题,让几乎所有优秀考生胆战心惊,那道题一下子就拉开了分数的差距,而能够做出这道题的,大多是男生,这道题能够充分发挥男生数理逻辑的优势。现在,数学难度下降,男生的优势被削弱。

以东城、西城、朝阳、海淀、石景山、丰台城六区文理第一名为例,6个区文理第一中女生达到9人,男生第一的仅有4人。女生超出男生一倍多,也被网友称为“女学霸以绝对优势虐了男学霸”。数据显示,除了海淀区的文科头名是男女并列外,其余区的头名都只有一人。其中,西城、朝阳两区的区级文理第一名均是女生称霸天下。盘点这些区的第一名,女状元达到了9人,而男状元只有4人。女生成绩的确以绝对优势压倒男生。

如果以为女生只擅长语文那就错了,今年城六区的头名中,两名文科女生取得了150分的满分数学成绩。但女学霸们纷纷表示,自己的数学并非一直这么好,文科状元甚至还计划在暑假中重点看看数学。

姚迁迁认为数学的错题本非常重要,并称这是数学学习最重要的方式之一。全市理科状元刘智昕也表示,复习时查漏补缺、错题总结等,都很有帮助。来自陈经纶中学的陈雨竹是朝阳区文科状元,高中3年坚持了错题归类分析,她认为,错题的整理对于更好地了解知识点、巩固知识点非常有好处。

北京市的高考试题方向是降低难度,由此带来的问题便是降低了区分度。他认为,目前的考试比的是谁更加细心,显然细心、听话的女生更有优势,越是跟着老师复习思路紧的学生得分越容易高。此外,今年的文理状元都不是平时成绩最好的学生,这也显示出了目前这种命题方式的基本特点。

城六区的第一名中,海淀文科状元姚迁迁和全市文科状元蔡雨玹都取得了数学满分。十一学校的姚迁迁表示,自己并不擅长数学,曾经数学考过班级倒数第一,然而却是北京市数学单科状元;她最擅长语文,曾考过海淀区第一,却在正式高考中发挥失误,选择题分数在年级倒数。文科状元蔡雨玹则表示,“数学如果再难,我就应付不过来了。今年的数学题比较平实,重基础。”即使数学得了满分,她依然打算在暑假里补补数学。

全市理科状元刘智昕来自普通综合班,她认为自己是普通班里的小菜鸟。平时排名年级前50,今年的高考成绩是发挥得最好的一次,属超常发挥。文科状元蔡雨玹在师大二附中文科实验班。“我不是学霸,我是学酥。学酥就是那种看起来是成块,其实一碰就全是渣儿”,蔡雨玹说自己是进入高三后,成绩才蹿上去的,年级排名大致在前十,最好的成绩是第二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