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指标、上不封顶

2020-06-23 16:12

斯鑫良因何落马?目前原因尚不明朗,但从中央巡视组去年对浙江的巡视反馈,我们可以猜测一二。中央第五巡视组对浙江巡视后指出:浙江一些领导干部插手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领导干部“一家两制”、利益输送出现新的表现形式,手段隐蔽。

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曾表示,要规范领导干部离职或退休后从业行为,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管理和监督。随着反腐进入深水区,退休早就不是有些人所想的“保险箱”,享有所谓“法外豁免的特权”。

2001年,是斯鑫良仕途的转折点。他先被调往省里担任宣传部长,后转任组织部长,并于2002年成为省委常委,2013年2月他在省政协副主席任上退休。

梳理斯鑫良的经历,我们不难发现这又是一个“双面官员”。曾做过组织部长的斯鑫良,无数次对腐败表示了“深恶痛绝”。他在多个场合表示,吏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对买官卖官、拉票贿选、带病提拔等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坚决进行查处和纠正。”“选100个干部99个选好了,1个选不好就不应该。”但斯鑫良和其他“双面官员”一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表演”最终还是被揭穿了。

这也传递出一个信号:反腐败没有“时间迷信”,只要腐败分子露出狐狸尾巴,无论在哪个时间点,发现一个就痛打一个,绝不会留下喘息之机。不管是大老虎还是小老虎,大苍蝇还是小苍蝇,即使逃得过周五,也逃不过周一。不管是谁,都“要一网打尽,有多少就处理多少不管级别有多高,谁触犯法律都要问责,都要处理”。

猛烈的反腐风暴下,一个副省级官员的落马也许不足为奇,但斯鑫良的落马毕竟有些不同。在我们看来,这至少传递出三个鲜明信号:

(原标题:浙江“首虎”落马传递三信号 全国“无虎”省份还剩7个)

斯鑫良的落马,还传递出另外一个信号,即反腐不分是否退休,不要以为退休就进入了保险箱。2013年1月29日,浙江省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斯鑫良已卸任政协副主席。

今天,距羊年春节还有3天,现年65岁的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斯鑫良是十八大后浙江省首位被查的省部级官员。翻开其履历表可以发现,2002年至2007年间,他曾担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

发布斯鑫良落马消息,中纪委网站还“贴心地”配上了斯的简历,斯鑫良从老家东阳开始自己的仕途,历任东阳县食品公司经理,东阳县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长,东阳市(县)委副书记,浦江县委书记,湖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等职。

此番在周一、春节前夕公布斯鑫良落马的消息,与徐才厚、令计划等大老虎的落马时间一样,都打破了所谓的中纪委“周末打虎、周一拍蝇”反腐时间规律。

斯鑫良落马再一次向全党全社会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 “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做到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落马的斯鑫良,是2015年开年后中纪委“拿下”的第四个省部级官员,至此,全国只有七省份尚无省部级高官落马,包括北京、吉林、上海、福建、西藏、宁夏、新疆。

伙伴们都懂的,浙江是中国政治版图上比较特殊的省份,培养了众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但是,总书记早就说过,而且多次说过,反腐没有禁区。 在《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听取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二〇一四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情况汇报时的讲话》中,习近平更是鲜明地指出,不能看人看地方下“菜碟”,对领导同志工作过的地方,不能投鼠忌器,要全部扫描。

人民日报微信公众账号今日发文关注《浙江“首虎”斯鑫良的标本意义 全国“无虎”省份还剩7个》。全文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