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

2020-06-22 19:09

此后在3月15日,公司控股股东还以11.42元/股的均价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所持公司1395万股股份,占公司股本的比例为1.68%,套现近1.6亿元。

2018年2月1日,公司股价自上午10点23分开始加速下跌,两分钟后跌停,全天下跌6.73%,次日股价延续跌势,下跌8.86%。在横盘两个交易日后,2月6日晚间,中南文化发布停牌公告称,受近期股票市场下跌影响,公司控股股东中南重工集团质押的部分股份触及警戒线,其中有1笔2040万股的质押在盘中跌至11.96元的平仓线。停牌7日后,2月14日,公司宣布接到控股股东通知其已采取措施,补仓足额保证金,将复牌交易。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公司股价最高涨至17.4元/股,2017年11月9日公司股价开启下跌模式,截至2018年6月12日,7个多月来,无一家券商发布公司研报,公司股价屡创新低。

6月12日,经历了连续5日阴跌后,公司股价开盘不到10分钟即探至跌停,全天下跌10.02%,报收于8.44元/股,创下近2年来历史新低。当晚,公司再次发布停牌公告表示控股股东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

对于控股股东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上市公司可否频繁采用停牌方式暂保平安,采访中有律师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依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不可以随意停牌,不过如果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股份陷入平仓风险,其所持公司股份如果被大量卖出会导致公司的控制权发生改变,这个确实是需要停牌的。

记者致电中南文化询问相关情况,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公司董事会秘书陈光目前并不在江阴,其常年在北京办公。随后记者以书面形式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公司指定邮箱并询问回复进展情况,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已转交陈光,不过对方事务繁忙暂不能给予答复。截至发稿,记者仍未收到回复。

互动平台显示,自2017年1月11日机构现场调研活动后,公司再无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2017年年报中有关公司调研、沟通、采访等活动登记表中仅显示2017年1月11日的机构实地调研记录。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月11日,包括中信证券、招商证券、中金公司在内的26家机构到公司进行调研。2017年全年包括中信证券、长江证券、招商证券、国信证券等在内的7家券商,共计发布11篇有关公司的研究报告,普遍看好公司文化娱乐方向的布局。其中,国信证券多次推荐买入评级,招商证券则在2017年4月给予公司强烈推荐评级,目标价20.92元/股。

5月17日,公司股价再次闪崩。当日临近收盘前,公司股价加速下跌至跌停,次日公司股价仍延续跌停。5月21日,公司开盘价下跌超5%,盘中大幅拉升后上涨2.1%。

记者注意到,有券商在研报中用“构筑中南娱乐帝国”、“文化帝国落成在即”来表述中南文化在文化娱乐业务的转型。曾经被机构看好给予买入评级的中南文化进入2018年股价已多次出现闪崩。

5月25日,有多位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询问公司大股东质押股份平仓风险的问题,公司方面均回应“未收到控股股东关于其股票质押情况相关通知。”

中南文化原有股票简称为中南重工,过去公司传统主营业务为工业金属管件制造,近年来公司业务转型至文化传媒领域,2016年5月31日起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中南文化。对于公司文化传媒方向的转型,此前多家券商发布研报给予了好评。